當前位置: 中醫文化 > 名人與中醫

中西醫匯通派方以智

時間:2019-06-21 來源:中國中醫藥報8版 作者:黃新生

  方以智(1611-1671),安徽桐城(今安慶樅陽)人,字密之,號曼公,又號鹿起、龍眠愚者等。晚年削發為僧,更名弘智,字無可,別號藥地。他是我國早期具有匯通中西醫思想的醫家之一。

  出身名門廣結交

  方以智出生于一個世代官宦家庭,從他曾祖父起,就是明代的著名學者、醫學家和高級官員。優越的家庭條件給了方以智游學天下的資本。年輕的方以智載書泛游江淮吳越間,遍訪藏書大家,博覽群書,四處交游,結識學友。在他的學友中有西洋著名傳教士畢方濟與湯若望,從他們那里,方以智學習了西方近代自然科學知識,從而更加開闊了視野,豐富了學識。他接受了西方“腦主思維”之說,學習了西方醫學關于人體骨骼、肌肉等方面的知識,但剔除了傳教士所說的“全能的上帝創造世界”之類的內容,這在當時的醫學界是非常先進的。

  方以智結交的天下名士有黃宗羲、吳應箕、陳貞慧、冒襄、侯方域等人。黃宗羲患上了當時非常難治的瘧疾,對中醫和西方醫學融會貫通的方以智治好了黃宗羲的疾病,并且診治方法與一般醫生頗不相同。黃宗羲的《思舊錄》記載:“已卯(1639年),余病瘧”“密之(方以智字)為我切脈,其尺脈去關下一尺取之,亦好奇之過也”。名士黃道周、解學龍等人因廷杖受傷,方以智訪傷用藥,疾病霍然而愈。

  行醫賣藥苦行僧

  1644年李自成攻入北京,崇禎皇帝在景山自縊,明朝大臣多有變節,而方以智卻在崇禎皇帝靈前痛哭。方以智被起義軍俘獲后,遭到嚴刑拷打,但始終不肯投降。不久,李自成兵敗山海關,方以智僥幸乘亂投奔南明弘光政權。當方以智的事跡傳入江南時,友人皆把他比為明代的文天祥。

  南明弘光朝政權由方以智的仇敵阮大鋮把持,逃到南京的方以智自然不斷受到排擠與迫害,于是不得不改名“吳石公”,流寓嶺南、兩廣一帶以行醫賣藥為生。順治三年(1646年),桂王朱由榔稱帝于肇慶,方以智參與了擁立永歷政權的活動,先后任左中允、少詹事、翰林院侍講學士,拜禮部侍郎、東閣大學士(相當于宰相)。方以智本想大有作為,但當政朝廷奸人當道,內部傾軋不斷。不久,方以智被太監王坤誣劾免職,不得不遁跡于少數民族聚居的湘、桂、粵西一帶,過著“曲肱茅屋雞同宿,舉火荒村鬼作鄰”的生活。

  方以智以行醫賣藥為名,暗中聯絡各地抗清志士,成立天地會,反清復明,全盛時會眾達數萬人,這就是金庸武俠小說中天地會的原型。后來,方以智被清軍逮捕,面對這樣一位有影響力的人物,清廷給出了兩種選擇:一邊是頂戴花翎,一邊是殺人屠刀。面對敵人的威逼利誘,方以智毅然走向屠刀。清軍將領被他的大義所感動,沒有殺他,任其出家為僧。

  晚年,在主持青原山道場時,方以智曾專辟一“藥室”,為人治病療傷。方以智不但醫術高超,而且醫德高尚。“內治諸寮病不受謝,而外以賣藥伯休不二價,強仲有三易,濟人娛老裕如也。”實踐著他“救療功德,誠最切也”的愿望。

  康熙十年(1671年)冬,方以智再次被捕,被押往廣東,死于途中。

  醫學思想貴匯通

  方以智的醫學著述有《通雅》《物理小識》中所含的醫學專論,以及《刪補本草》《醫學會通》《內經經絡》等,其中部分已佚失。方以智將西醫學中生理學、解剖學的研究成果結合到中醫理論中來,提出了不少發“《內經》之未發”的見解,力圖開創一條中醫發展的新途徑,他的醫學哲學思想在我國醫學史上具有重要的地位。

  一是站在唯物主義的立場看待生命現象。他認為世界是由物質構成的,人身也是由物質構成的,離開物質就無從侈談性命,并且認識到人腦是產生意識的基礎,得出“人之智愚系腦之潔濁”的論斷。

  二是用運動的觀點看待生命現象。認為“天恒動,人生亦恒動”,人生的運動應與天的運動與相適應,如此才能健康無病。

  三是用聯系的觀點看待生命現象。認為人與外部世界息息相關,正常的運動表現為正常生理功能,反常的運動表現為病理反應。

  四是用發展的觀點看待醫療活動。認為人的疾病與社會生活方式密切相關,古今社會變遷,疾病亦隨之演變,故不能以古法治今病。

  五是用對立統一的觀點看待醫學活動。認為藥物具有“效”和“忌”,“利”和“害”的兩重性,醫家必須具有對人身疾病和藥物的全面認識,才能對癥下藥,藥到病除。

  六是用可知論的觀點看待生命現象。將醫學當作認識外部世界的關鍵和窗口,從人的生理活動可以類推而獲得對外界的認識,對外部世界規律的認識,也可以深化對人體生理活動的理解。

  七是重視臨床實踐在醫學的重要作用。強調醫家必須“歷癥以征常變”,歷癥是醫家積累經驗,深化認識的重要途徑。

  八是用變化的觀點看待醫學活動。認為常和變均貫穿于人和自然界的運動過程之中,常中含變,變中有常,只有善于從臨床實踐中學習,才能執常御變,鮮不債事。

  九是注重矛盾的普遍性和獨特性。認為“公性”是指某一類事物共有的屬性,“獨性”是指某一具體事物所特有的屬性,研究獨性,抽繹公性,辨析同異,才可能在醫學上觸類旁通。

  十是注重心理健康。認為心治則身治,身治則國治,心治即心靈的治理,包括講究心理衛生和注重道德修養兩個方面。心治導致心氣安和,陰平陽秘,對健康養生極其重要,從而把心理衛生、體魄健康、情操高尚和國家安治有機結合起來,看作一個辯證過程。

  十一是注重醫學研究方法,強調“通幾”與“質測”的重要性。通幾是指概括地把握物之共同機理,質測是指嚴密地進行物之質和量的測定。認為西醫“詳于質測,而拙于言通幾”,中醫則重在通幾,忽于質測,中西醫學各有千秋,亦備有偏頗,只有融會貫通,取其所長,才能更好地治療疾病。

  由于方以智一生以反清復明為己任,在他去世后被刻意遺忘,即便如此,《明史稿·方以智傳》還是稱贊他:“自天文、輿地、禮樂、律數、聲音、文字、書畫、醫藥、技勇之屬,皆能考其源流,析其旨趣。”醫學雖然只是方以智眾多技能中的一項,但雖經歷300余年,他的醫學思想仍舊散發出絢麗的光芒。(黃新生 河南省武陟縣衛生健康委員會)

凡注明 “中國中醫藥報、中國中醫藥網” 字樣的視頻、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于本網站專稿,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 “中國中醫藥網” 水印,轉載文字內容請注明來源中國中醫藥網,否則本網站將依據《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維護網絡知識產權。
浙江体育彩票走势图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