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學術臨床 > 國醫大師學術思想

國醫大師張大寧醫話(4)

腎為人體生命之本

時間:2019-06-20 來源:中國中醫藥報4版 作者:張勉之

  “腎為人體生命之本”是國醫大師張大寧在20世紀80年代初提出的,是涉及中醫學基礎理論、臨床診療、養生防病、延年益壽的重要論述。張大寧認為人體的整個生命活動都與腎有著直接或間接的關系,腎中的精氣是人體整個生命活動的物質基礎。

  古人對腎重要性的認識

  “腎”是中醫臟象學說的重要內容,在《黃帝內經》中已有較為全面的論述。隨著醫學的發展,關于腎的相關理論與實踐研究不斷深入。《黃帝內經》對于“腎”功能重要性的認識,是獨具慧眼的,如《素問·靈蘭秘典論》在論述臟腑時,對腎的功能給予“作強之官,伎巧出焉”的定位。“作強”,即“強于工作”之意,指人的“體力”;“伎巧”即“技巧、靈巧、聰慧”之意,指人體的“智力”。即言,人體體力和智力是由腎來負責的,再加上腎中精氣影響人體壽命的論述,腎在人體生命活動中的重要位置可見一斑。

  《難經》中特別指出了“命門”的概念,“左者為腎,右者為命門”。張大寧認為命門的內涵實質是腎,“命門”是腎的一個組成部分。命門的提出為后世“命門之火主司腎陽”理論奠定了基礎。

  醫圣張仲景在《傷寒雜病論》中全方位地論述了臨床常見的腎系病癥,并制定了有效的治法與方藥,著名的八味腎氣丸即出于此。

  再后來,在巢元方《諸病源候論》、孫思邈《千金方》、錢乙《小兒要證直訣》、朱丹溪《格致余論》、張景岳《景岳全書》等歷代著作中,對腎在人體生命活動中的生理、病理認識越發深入,對臨床各種常見腎虛病證的辨證施治越發全面。宋代錢乙根據“腎主虛,無實也”和“時時處處顧忌陰液”理論創制的六味地黃丸,成為中醫學中滋補腎陰的經典方劑,傳古至今,名譽海內外。

  明代醫家趙獻可在系統研究中醫學歷代經典書籍的基礎上,通過長期大量臨床實踐,提出新的理論,將腎與命門提到了人體生命活動的最高位置,并著成《醫貫》。趙獻可認為,人體生命活動的根本是“命門的水火”,即“真陰真陽”,實則就是“腎陰、腎陽”,臨床上腎陰不足,即命門水不足,當以錢乙的六味地黃丸;腎陽不足,即命門火之不足,當以仲景八味腎氣丸。

  腎為人體生命之本

  《素問·六節臟象論》曰:“腎者主蜇,封藏之本,精之處也。”腎藏精,包括先天之精與后天之精,前者來源于父母,后者來源于食物水谷,經脾胃運化而得,二者俱藏于腎,相互為用,相互依存,成為人體生命活動的物質基礎。腎藏精,精化氣,腎精屬陰,腎氣屬陽,從一定意義上講,腎精與腎陰,腎氣與腎陽是一致的,只不過在臨床辨證的使用上有所差別。腎陰為一身陰液之本,腎陽為一身陽氣之本,所以,腎中精氣構成中醫學腎功能整體的物質基礎。

  為了系統說明中醫學腎的功能,張大寧將腎的功能概括為以下十個方面。

  腎與人體生長發育有關

  人體生長發育衰老的過程源于腎中精氣的盛衰。《素問·上古天真論》曰:“女子七歲腎氣盛,齒更發長;二七而天癸至……七七任脈虛,太沖脈衰少,天癸竭,地道不通,故形壞而無子也。丈夫八歲,腎氣實,發長齒更……八八則齒發去”明確地指出了人體生、長、壯、老、已與腎中精氣盛衰的密切關系。腎中精氣旺盛則年輕長壽,精氣不足則未老先衰。所以,臨床上治療未老先衰以及養生延年的方法都要從補養腎中精氣入手。

  腎與呼吸功能有關

  人體的呼吸功能要靠肺腎兩臟來完成,呼固然靠肺,但空氣的吸入則與腎關系密切。 腎主納氣,《難經·四難》云:“呼出心與肺,吸入肝與腎”。清代林佩琴在《類癥治裁》中言:“肺為氣之主,腎為氣之根,肺主出氣,腎主納氣,陰陽相交,呼吸乃和。”臨床上慢性氣管炎、支氣管哮喘、肺氣腫、肺心病的病人出現呼多吸少、喘息、張口抬肩、氣不得續等,多用補腎納氣方藥,如冬蟲夏草、五味子、蛤蚧等。

  腎與消化功能有關

  人體的消化主要靠脾胃,但亦與腎有關。腎陽可以溫煦脾胃,促進水谷的消化,如同要煮熟一鍋稀粥,既要有鍋(胃主收納),又要有勺(脾主運化),還要有火(腎陽命門火的溫煦),三者缺一不可。若脾腎陽虛,命門火衰,則可出現慢性腹瀉、五更瀉、飯后瀉。張大寧自創的“三聯法”,即早一丸人參健脾丸,中午一丸補中益氣丸,晚上一丸四神丸,治療此類泄瀉,療效顯著。

  腎與人體水液代謝有關

  《黃帝內經》有“腎者水臟”“腎者主水”“飲入于胃,游溢精氣,上輸于脾,脾氣散精,上歸于肺,通調水道,下輸膀胱,水精四布,五經并行”“腎者,胃之關也,關門不利,則聚水而從其類也,上下溢于皮膚,故為腑腫”“膀胱者,州都之官,津液藏焉,氣化則能出焉”等經文,詳細、全面地論述了腎與水液代謝的關系。

  腎主水液代謝主要依靠腎陽(腎氣)的三個作用完成的。一是腎陽對于肺、脾的蒸騰溫煦作用;二是腎對于“清中之濁”再次分利;三是腎司“尿之開合”,所謂“氣化則能出焉”。所以臨床上尿少、尿多、遺尿、無尿、尿余瀝,以及水腫、腹水等,都可以從腎論治,方選金匱腎氣丸、真武湯。

  腎與人體生殖功能有關

  中醫學中腎的生理功能包含人體生殖功能。臨床上男子性功能減退,陽痿、遺精、早泄、不育,以及女子性淡漠、不孕等,大都屬于腎虛范疇,方用二仙湯、贊育丹、斑龍丸等。

  腎與人體腦功能有關

  腎藏精,精生髓,髓聚于骨為骨髓,髓聚于腦為腦髓。《靈樞·海論》曰:“腦為髓之海”,《素問·五臟生成論》曰:“諸髓者,皆屬于腦”。腎精充足,髓海有余,則靈巧聰慧;髓海不足,則腦失所養,智力減退。故臨床健腦益智多用補腎填精之品,如益智仁、胡桃肉、滋腎益腦丸等。

  腎與人體骨、齒、腰有關

  人體骨髓為腎精所充養,骨髓的發育與健壯與腎有直接的聯系,《黃帝內經》中“腎主骨”“腎生骨髓”等論述均說明了這點。腎精充足,則骨髓化生有源,骨骼堅固有力;腎精虛少,骨髓生化不足,骨骼脆弱,不能久立。1976年唐山大地震時,張大寧曾以六味地黃丸加龍骨、牡蠣,名為龍牡地黃湯,制成口服液,用于治療骨折患者,加速了骨折的愈合。

  “齒為骨之余”,齒骨同源,均為腎精所養,清代葉天士在《外感溫熱論》中謂:“齒為骨之余,齦為胃之絡”,臨床上,成人牙齒松動、脫落,以及小兒牙齒生長遲緩,多以補腎填精為治。

  《素問·脈要精徽論》曰:“腰者,腎之府”,腎中精氣充盛則腰脊有力,轉動輕巧,人老則骨精虧虛,腰失所養,可見腰背屈曲、酸痛無力等。

  腎與毛發、耳、二陰及唾液有關

  人體毛發的生長與脫落,潤澤與枯槁,與腎中精氣有著密切的關系。腎藏精,肝藏血,精血互生互化,即:“肝腎同源,乙癸同源”“發為血之余”,精血旺盛則毛充發潤,反之則白發、脫發,臨床上,七寶美髯丹即是補腎、填精、養血,治療白發、脫發的有效方劑。

  耳是人體的聽覺器官,《靈樞·脈度》云:“腎氣通于耳,腎和則耳所聞五音矣”,腎虛則耳鳴、耳聾、聽力減退,臨床常以耳聾左慈丸補腎治療。

  二陰指前后陰,負責人體的排尿、排便、生殖等功能。尿液的排泄在膀胱,但排尿正常與否,須依靠腎的氣化功能,所以稱為“氣化則能出焉”。臨床上尿頻、遺尿、尿少、尿閉等均從腎而治。男子遺精、早泄或女子白淫,大多以補腎方藥治療。腎陰為一身陰液之本,津液虧損,水乏舟停,可以出現大便秘結,治療當以“增水行舟”之法,益腎填精,潤腸通便,正如明代著名醫家張景岳在《景岳全書·泄瀉》中所云:“腎為胃關,開竅于二陰,所以二便之開閉,皆腎臟之所主”。

  此外,腎與人體唾液有關,古人有“保唾養精”之說,氣功中常用吞咽唾液的方法養腎。

  腎與人體衛外功能有關

  一般認為,人體的衛外功能由肺負責,即“肺主皮毛”。但實際上,“肺為氣之主,腎為氣之根”,腎氣盛則肺氣盛,衛外功能正常,反之,腎氣虛弱則衛外功能不足,容易感受外邪。2003年在抗擊非典時,張大寧觀察了“腎氣強弱”在正邪相爭中的重要作用,為健康人群開出補腎固表中藥,取得良好的防病效果。

  腎為人體先天之本

  “腎為人體先天之本”的理念,雖然在《黃帝內經》中已有所涉及,但明確提出這個觀點的是明代醫家李士材。他在《醫宗必讀·腎脾先后天根本論》中有一段論述:“先天之本在腎……后天之本在脾”,指出腎的強弱受先天父母的影響,又直接影響下一代。這從遺傳學角度論述了腎在人體生命活動中的重要作用。

  總之,中醫學的腎功能之多,意義之廣,是人體整個生命活動的根本所在。張大寧為此提出“腎為人體生命之本”的理論,高度的概括了腎在人體生理、病理、診斷、治療、養生、防病、延年益壽中的重要地位,是對中醫學“腎為人體先天之本”理論與臨床實踐的發展。

  中醫學腎的現代研究

  中醫學腎的功能與范圍是現代醫學泌尿系統“腎臟”所不能概括的。多年來,現代醫學從諸多方面對中醫學的腎進行了細致深入的研究,并取得一定的進展。

  首先,20世紀60年代,上海沈自尹等發現七種不同的疾病(支氣管哮喘、紅斑性狼瘡、神經衰弱、冠心病、功能性子宮出血、妊娠毒血癥、硬皮病)在同時見到腎陽虛時,其24小時尿17-羥皮質類固醇排泄量均顯著低于正常人,但未發現器質性病變。在使用促腎上腺皮質激素后,亦可以升至與正常組一樣的水平,顯示了其反應的時間延遲。在使用中醫補腎助陽方藥治療后,可達到正常組水平。這一重要發現,顯示了中醫學的腎與現代醫學垂體—腎上腺皮質軸的密切關系,在而后的幾十年中,這一發現得到多次重復實驗的證實。

  20世紀70~80年代,以上海中醫學院(現上海中醫藥大學)、上海瑞金醫院等單位中西醫學者為代表的一批專家發現腎陰虛火旺患者有的尿兒茶酚胺升高,有的尿17-羥皮質類固醇升高,有的同時升高,心腎不交者尿17-羥皮質類固醇降低,而兒茶酚胺升高,從而推測出陰虛心火旺為下丘腦—交感—腎上腺髓質系統機能亢進,陰虛肝火旺為下丘腦—垂體—腎上腺皮質機能亢進等。這不僅將垂體—腎上腺皮質軸上升到下丘腦,而且還揭示了腎與交感神經及腎上腺髓質的關系。

  此外,上海瑞金醫院對于中醫學腎與下丘腦—垂體—甲狀腺軸功能的關系研究與下丘腦—垂體—性腺軸功能的研究等,均證實中醫學腎的功能包括了下丘腦—垂體—腎上腺皮質軸、甲狀腺軸、性腺軸及下丘腦—垂體—交感—腎上腺髓質軸等重要內分泌系統。

  還有不少學者從腎與免疫功能、微量元素、能量代謝、環核苷酸的關系等方面,進行了大量的研究,發現了其中有許多聯系。張大寧也對其中不少結論從臨床及實驗方面進行了重復研究,經全面概括后認為中醫學的腎是一個包括現代醫學泌尿系統的腎臟、內分泌系統、神經系統、免疫系統等多方面功能的龐大系統,其功能既是多方面的,又是相互聯系的,將其稱為“人體生命之本”,是完全準確和科學的。(張勉之 天津市中醫腎病研究所)

  (注:文中所載藥方和治療方法請在醫師指導下使用。)

(D)

凡注明 “中國中醫藥報、中國中醫藥網” 字樣的視頻、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于本網站專稿,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 “中國中醫藥網” 水印,轉載文字內容請注明來源中國中醫藥網,否則本網站將依據《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維護網絡知識產權。
浙江体育彩票走势图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