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深度

【向鄧鐵濤學習·追思】鄧老晚年,我們陪在他身邊

時間:2019-03-29 來源:中國中醫藥報3版 作者:方寧 吳偉 張秋霞

?2019年1月10日, 中醫泰斗、首屆國醫大師鄧鐵濤逝世,舉國中醫學術界深感悲痛。正如他老人家晚年所言:生是中醫的人,死是中醫的魂,鄧老畢生為中醫藥事業奮斗,可謂鞠躬盡瘁,死而后已。

  鄧老在長期繁重的工作中,積勞成疾,50余歲時就患有冠心病、高血壓等病,始終堅持用中醫治療、養生。晚年的鄧老行動不便,廣州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以下簡稱“廣中醫一附院”)設有專門醫療小組負責其日常保健工作。2017年10月2日,鄧老因“冠心病心肌梗塞、心力衰竭、肺部感染”住院,醫院立即成立醫療救治小組,由該院冼紹祥院長擔任組長,多科主任一起為其悉心救治,鄧老病情迅速好轉。此后,鄧老一直在廣中醫一附院長期保健治療。在此期間,醫務人員被這位百歲老人的人格魅力所感染,并深深敬仰其高深的思想境界。

對嶺南中醫事業的自豪感

  鄧老1916年10月出生于廣東開平一個中醫世家。1932—1937年,就讀于廣東中醫藥專科學校。

  新中國成立后不久,40歲的鄧鐵濤就被廣州中醫學院招收為第一批教師。鄧老長期從事醫、教、研工作,先后在中國醫學史、各家學說、中醫基礎理論、中醫診斷學、中醫內科學等多個教研室工作,歷任廣東中醫藥專科學校、廣東省中醫進修學校教務主任,廣州中醫學院教務處副處長、副院長,中華人民共和國衛生部第一屆藥品評審委員會委員,中華醫史學會委員,廣東省第四、五屆政協委員,廣東省及廣州市科委顧問,中國中醫藥學會理事會顧問,中國中醫藥學會中醫理論整理委員會副主任委員,中華醫學會廣東分會醫史學會主任委員,廣州中醫藥大學學位評定委員會委員,國家中醫藥管理局中醫藥工作專家咨詢委員會委員。

  晚年,鄧老常常向弟子們回憶說:“1956年,當時廣中醫一附院的前身就在三元里村邊上幾間簡陋的平房里。1964年才在現在的地方興建廣州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并成為全國知名的現代化三級甲等綜合性中醫院。三元里是我長期生活工作的地方,我和她有著深厚的感情,現在我年老有病住院,選在自己的醫院,這叫‘自信’。”2004年廣東省10所大學搬遷至番禺區大學城,年近九十的鄧老歡欣鼓舞,學校占地面積、辦學規模、辦學專業擴大了。2011年,鄧老年事已高,為了工作方便,他建議學校把他親手創立的“鄧鐵濤研究所”轉由廣中醫一附院管理,并且把學術研究重點放在廣中醫一附院的心血管病、脾胃病(含肌肉病)方向。

2009年,廣州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為慶祝鄧鐵濤教授獲評首屆“國醫大師”稱號,在醫院建造了具有嶺南建筑特色的“國醫大師”亭。

  提起“廣中醫”,鄧老具有一種自豪感。他曾說,中醫起源在黃河,發展在長江,振興在珠江。近些年,嶺南中醫事業在廣東省建設中醫藥強省的戰略方針指引下取得跨越式的進步。廣中醫一附院的醫療總業務量在全國名列前茅。在2003年抗擊“傳染性非典型肺炎”的戰斗中,廣中醫一附院作為廣東省中醫治療非典專家組組長單位,成功采用中西醫結合方法治愈73例確診非典型肺炎病人,取得了“抗非”戰役的“三零”(零死亡率、零院內感染、零后遺癥)戰績。

  近兩年,習近平總書記對廣東工作作出重要批示,充分肯定黨的十八大以來廣東各項工作,希望廣東“四個走在全國前列”。在紀念改革開放四十周年大會上,我們把習主席的講話視頻播放給鄧老看,鄧老備感鼓舞。鄧老對前來看望的校領導張建華書記、王省良校長、廣中醫一附院冼紹祥院長感慨地說,中醫也要改革開放!

與時俱進創“雙五”理論

  鄧老是一位臨床大家。幾十年來,鄧老形成的理論學說最大成果是“雙五”理論,即“五臟相關”“五診十綱”。他講到,僅僅用傳統的五行學說(自然界的五種元素及其相關性)不能完全解釋人體的生理、病理、疾病診治規律及轉歸,逾越不了機械唯物主義的籬笆。“五臟相關”,是強調在臨床實踐中要用全面的、系統的、聯系的、變化的觀點去認識疾病、分析病情,從而正確辨證論治。它既符合中醫整體觀,又符合中醫以人為本的哲學思想,符合中醫“仁學”理論和不斷臨床實踐所得出的理論醫學。

  鄧老在晚年另一個重大的理論創新就是“五診十綱”,并將其引入中醫臨床。結合現代的科技進步,采用西醫查體、理化檢查等手段作為臨床辨病辨證內容,將傳統中醫四診發展為現代中醫“望、聞、問、切、查”五診;結合傳統中醫治未病及現代預防醫學之思想,在八綱的基礎上加入辨 “已未”來規范“已病”及“未病”的診治。不僅豐富了中醫辨病辨證內容及中醫診斷學體系,也為現代中醫臨床發展方向提供了新思路。鄧老親筆題詞:“五診十綱”是中醫診斷學的發展與傳承。2011年,鄧老親自為人民衛生出版社題詞:“傳承中醫藥文明,創新中醫藥事業”,勉勵參加國家“十二五”規劃教材的全體編寫人員。

  廣中醫一附院幾位同志在鄧老身邊做保健工作期間,經常使用鄧老的益氣除痰方法為鄧老保健調養,有一次,大家跟鄧老開玩笑說,“我們用‘鄧氏溫膽湯’治療鄧老,可謂‘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鄧老笑答,“說明你們跟我學得不錯!”又一次,鄧老進食后則腹脹、嘔吐,一線的值班醫生考慮高齡老人脾虛、胃氣上逆,使用胃動力藥,癥狀依然沒有改善。鄧老批評說,你們要多思考用中醫方法、多使用中醫方法、多推廣中醫方法,包括外治法。于是值班醫生馬上使用鄧老的經驗方柿蒂止吐湯,加上艾灸足三里、中脘、天樞,效果十分明顯。一位青年中醫說:“中醫的土方法真有效!”鄧老馬上糾正:“不是土方法,而是老方法,要自信!”

  進入二十世紀末、二十一世紀初,心血管醫學影像技術日新月異,發展了心血管介入等一系列新技術。面對這些新技術,在充分論證基礎上,醫院依靠自主技術力量、自我培養、自力更生,率先在全國中醫系統開展介入新技術。鄧老認為X線技術、超聲波技術等是新的技術革命成果,是中醫望診的延伸。在治療決策上,鄧老強調要注意發揮中醫在預防支架內再狹窄、支架內血栓等并發癥中的作用。經過8年努力,中華中醫藥學會介入心臟病學分會已正式成立,并且大力推動“五診十綱”理論的實踐。

做好傳幫帶助中醫藥騰飛

2014年教師節當天,廣州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院長冼紹祥看望國醫大師鄧鐵濤教授,共商中醫人才培養。

  2009年10月,廣州中醫藥大學又迎來“建優迎評”。廣州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內科學教研室(大內科)的人才培養工作是迎評的關鍵環節。為制定內科青年醫師的培養計劃,冼紹祥院長帶領教研室團隊一起拜訪鄧老,征求對培養計劃的指導性意見。

  94歲的鄧老雖是耄耋之年,但仍鶴發童顏、目光炯炯,慈祥的面龐帶有幾分深邃。在聽取內科青年醫師培養計劃之后,首先肯定培養計劃是中醫發展的頭等大事,并指出要繼承發展真正的中醫,就一定要培養“鐵桿中醫”。他強調,“鐵桿中醫”要從青年抓起。青年中醫必須端正思想,樹立信心,要相信中醫是科學、有效的。并且,科主任及中年以上的專家應該起帶頭作用,思想先行,學習經典及各家學說。臨床療效是中醫的生命線,臨床科主任要“時時講中醫,處處用中醫”,為青年醫師樹立榜樣。中醫藥人才培養要院校教育與師承模式相結合,老一輩專家要做好傳幫帶。

  講到中醫的科學觀,鄧老談笑間旁征博引。他指出,中醫學是理論醫學,不是一般經驗醫學,更不是雕蟲小技,是信息醫學。例如,中國古代沒有“非典”這種病,但是我們可以根據中醫理論,對“非典”的臨床表現進行分析,按照中醫傳染性溫熱病的傳變規律,施以中醫辨證論治。鄧老認為,20世紀的西醫理論是機械唯物論,某種程度上是實驗醫學,實驗模型大多忽略了心理、社會等因素。而21世紀醫學模式已經由生物醫學模式轉變為生物—心理—社會醫學模式。單一的實驗醫學必然會被多維的信息醫學所取代。

  鄧老說這番話已過去十年,但依然常聽常新。鄧老晚年時,令他感到欣慰的是: 2017年7月1日,我國首部《中華人民共和國中醫藥法》正式施行。他老人家說,21世紀是中醫藥騰飛的世紀。現在黨和國家政策、法律、法規都健全,中醫藥騰飛就要依靠人才培養了。

身體力行弘揚仁心仁術

  鄧老生前的座右銘“仁心仁術乃醫之靈魂”,他老人家不僅倡導并身體力行地實踐了,還用來經常教導學生弟子。最令人感動的是,鄧老在遺囑中寫道:“我能留給兒孫最大的遺產為仁心仁術,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

  徐向前元帥生前曾給鄧老的題詞“心底無私天地寬”。鄧老家鄉廣東省開平市人民政府敬贈給他老人家的題匾是“恫瘝在抱”。鄧老結合自己從醫生涯與養生之心得體會說:“養生先養心,養心必養德”。他老人家親筆揮毫“仁者壽”。鄧老一直把這幾幅書法懸掛在自家的客廳里。

  20多年前,鄧老聽說家鄉開平市月山中學的學生住校宿舍緊張,他與老伴一起捐款30萬元,建學生宿舍樓。并以老伴的姓名命名為“林玉芹樓”,由月山鎮人民政府立碑。該樓共6層樓,每層10余個房間,解決了近600名學生的入住問題。

  鄧老從1993年開始在廣州中醫藥大學設立獎學金獎勵成績優秀的學生,至今26年。又設立廣州中醫藥大學鄧鐵濤基金,目前已經資助71個課題金額共83萬元。主要是鼓勵青中年中醫開展中醫藥科學研究,并且作為校級課題鋪墊,利于青中年中醫師進一步申請省級、國家級科研課題。

  2017年12月29日上午,首屆“北京中醫藥大學岐黃獎”頒獎儀式在北京中醫藥大學隆重舉行。鄧鐵濤教授和屠呦呦研究員被授予首屆“北京中醫藥大學岐黃獎”,以表彰他們為發展中醫藥事業、造福人類健康作出的巨大貢獻。該獎項設立高額獎金,北京中醫藥大學是希望將其打造成如同瑞典卡羅林斯卡醫學院負責評選的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美國哥倫比亞大學設立的普利策新聞獎那樣具有世界影響力的獎項,充分展現民族自信,進一步引領中醫藥高等教育,推動中醫藥走向世界。

  當得知獲獎消息,鄧老動情地說,岐黃乃中醫稱謂,亦是中醫學術淵源。彷徨幾十年的中醫可說已走在大路上,就看現代中醫、西學中和有志于研究中醫的其他科學家們的努力了。中醫學的前途有如萬里云天,遠大光明,我們的責任,任重而道遠。

  2018年2月6日上午,廣州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舉辦了一場簡單而隆重的捐贈儀式。儀式上,102歲的鄧老精神矍鑠,親自將其獲得的首屆“北京中醫藥大學岐黃獎”獎金悉數捐出,用于支持醫院深入開展中醫藥防治心血管疾病和重癥肌無力的科學研究。冼紹祥院長代表醫院接受鄧老的捐贈獎金,感謝鄧老對廣中醫一附院的殷切期盼,表示醫院將用好這筆資金,不負期望,不辱使命,大力弘揚鄧老仁心仁術精神。

對人生自然規律泰然處之

冼紹祥院長看望慰問鄧鐵濤教授。

  晚年的鄧老,自身幾乎很少受到病痛的折磨。這也許與鄧老畢生“養生先養心,養心必養德”有關。人們常言:積善成德,必有宏福。

  2017年中秋節后,時年101歲的鄧鐵濤教授服從組織安排,入住廣州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心血管病科調養。醫院全體醫務人員在冼紹祥院長安排下,承擔起鄧老診治重擔。醫護人員為鄧老晚年安康盡心竭力,不僅因為鄧老是國醫大師而恪守職責診治看護,更重要的是被鄧老人格魅力所感染。

  2018年下半年,鄧老反復對身邊的人說幾句話:一是“置生死于度外”,源于他對中醫堅定的信仰,他說中國共產黨五代領導人都支持中醫,這些大的問題都解決了,生死對于我又算得了什么呢?二是“問心無愧方乃真君子”,君子坦蕩蕩,鄧老為黨和人民中醫學事業奮斗終身,仰不愧于天,俯對得起地,中培育中醫英才無數。三是“為人民服務”,鄧老常說“恫瘝在抱”,把患者的疾苦像自己的病痛一樣放在心上,這就需要“為人民服務”的思想境界。

  2018年12月8日,鄧老因“肺部感染、心力衰竭”而心臟驟停,醫院迅速成立由冼紹祥院長擔任組長,15位專家組成的救治小組進行積極的搶救。而后進入ICU監護治療,上機械呼吸機4天,第五天順利拔管,鄧老沒有太多的痛苦。在氣管插管期間,鄧老要求身邊特護護士讀《中國共產黨黨章》給他聽。轉入心血管科CCU期間,他要求播放習近平總書記在慶祝改革開放四十周年大會上的講話錄音,鼓舞他盡早拔管、戰勝疾病的意志和信念。

  2019年1月7日,鄧老再次“肺部感染合并心力衰竭”,并出現“頻發室性心動過速”而轉入CCU搶救。彌留之際,他多次用微弱的語音與顫抖的筆,向在場的醫護人員及親屬表示:不要做得不償失的事!家屬也多次召開家庭會議,認為鄧老畢生為中醫奮斗,已度天年,必須遵鄧老意愿,保守治療、順其自然。2019年1月10日6點零6分,鄧老的心臟永遠停止了跳動。

  對于人生的“死”,鄧老泰然處之。他老人家生前已經安排好,告別儀式上的挽聯,上聯寫“生是中醫的人”,下聯“死是中醫的魂”,橫批“鐵桿中醫”,并且要求不要播放哀樂,而是播放樂曲“在那遙遠的地方”。鄧老說,今生是中醫,來世到那遙遠的地方,他還是做中醫!

  “二十一世紀是中華文化的世紀,是中醫騰飛的世紀。”這是鄧老幾十年前就開始的最大的夢。“中醫學的前途,有如萬里云天,遠大光明,彷徨了幾十年的中醫可說已走在大路上。我們任重而道遠......”斯人已逝,但鄧老親切有力的話語仍在我們的耳邊嘹亮回響,我們要把鄧老的精神繼續傳承下去,直到成為現實的那一天。

  愿岐黃薪火傳承,中醫學術生生不息。(方寧 吳偉 張秋霞)

(A)

凡注明 “中國中醫藥報、中國中醫藥網” 字樣的視頻、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于本網站專稿,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 “中國中醫藥網” 水印,轉載文字內容請注明來源中國中醫藥網,否則本網站將依據《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維護網絡知識產權。
浙江体育彩票走势图61